噢 乖。

太阳不见了,天又阴冷起来,也许我不该换上短袖的……

坐在窗口迷迷糊糊地听了一节高数,其间窗外走过四十三个人,大多时候是男人,零星的七个女人也只是,女人而已……

铃一响,我马上起身,赶在走廊里争先恐后上厕所的人群沸腾之前,出侧门右拐,逃离了二教。我讨厌二教,我是说,至今我没弄明白它的窗子究竟朝着什么方向。总之一年四季大概四百多天你都别指望阳光照进来,更厌烦的是每一个走在走廊上的人都板着脸装作严谨而高深的样子,好像都在思索宇宙的起源或是人类的祖先是古罗马人还是埃及人似的。

总之,一出门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什么湖的玩意儿。虽然它只是个很小的湖,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它的确好看,特别是在有阳光的日子柳条浸到水里。你会觉得世界太好了,忍不住想要逃掉所有假模假式的课。湖上还总会有个很小的船,大概只有一个暖瓶那么大,想到这儿,我又想起了昨晚寝室那个倒霉的暖瓶。大家都躺在床上的时候,它自己就爆了,我是说,从头到尾没人搭理它,还是昨天新买的。如果当时你在场,你也会认为世事是多么无常,很多事都发生的很突然,而且往往是坏事……

我在湖边站了十多分钟,觉得有点腻烦了。而且的确特别冷,就走开了。菜市场门口那个卖糖葫芦的没在,可那些男男女女们依然从家属院的铁门里慢吞吞地走出来,在菜堆里挑三拣四然后扯着嗓子讨价还价,谁也没发现那个卖糖葫芦的今天不在——也许那些小孩子会的。我怀疑学校里住着几千个小孩子,一到上学或下学的时间,他们就充满每个小路。大点的孩子骑着童车——就是后轮还带着两个小轮子那种。小点的往往由妈妈骑车载着,他们的父母都是老师,可他们自己丝毫也没有老师那种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亲眼见过一个男孩抢一个女孩的书包玩,但那个女孩没有哭,也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当时她手里正攥着一捆韭菜之类的东西……

我又看到那些白花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直接长在树干上,你会以为那是鸽子什么的,但是不是,它们不会动,但好看极了。我想起了那天去三教上自习,本来是高数和代数的,我没有去听,我不想去二教,就一个人去三教自习了。

我大概是有一点喜欢三教的,它有大概十米宽的走廊,就像我们高中时候那个叫大学堂的玩意儿。走在那样的走廊上你一点也不用怕碰到板着脸或者装作板着脸的人,因为你可以远远的绕开,就像绕开那些墙角的垃圾箱。

我只是在自习室里听着歌胡乱的看了一些书,但是那绝对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因为那天阳光很好,而且中午我去二号餐厅买盖饭的时候人很少,他们大概还在代数课上听老师讲如何做人呢……

看那些花,我又一次腻烦了,它们老是不动,我并不是真的希望它们动一下,只是如果你站在街上一动不动的盯着一个东西看,人们一定会迫不及待地顺着你看的方向去找什么活动的东西,他们当然找不到…… 他们就会自以为是的以为你这个人大概神经不正常什么的,人们总是这样……

反正我最后还是回了寝室,我不想去三教自习了,你不能老是去自习看一些高数什么的无聊玩意儿。我也不想换上衬衣什么的,虽然还在床上扔着,但我是真的不想换回去,我总觉得,夏天很快就要来了……

本文链接:

https://ai1223.com/archives/207/
1 + 4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